首頁 科技資訊 網絡

民宿平臺自救:Airbnb IPO推遲 途家斷臂求生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來勢洶洶,如圍墻森森豎起,擋住了許多人出行的腳步。

“如果不是因為疫情,放假這幾天我應該出去玩的,爬山、看花、住民宿,怎么都好過家里蹲。”就職于北京一家互聯網資訊平臺的顧蘅無奈地說道。

顧蘅屬于“憋得發慌”的一類,但對身處旅游業蕭條大環境的民宿平臺和房東而言,他們是“等到心急”的那種。

多位民宿房東告訴新浪科技,其所持房源自疫情爆發后遭遇全部退訂,空置至今。盡管隨著復工推進,房源也在逐步恢復經營,但前來咨詢的房客依然寥寥無幾。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些房東不得不推出特產外賣、直播看民宿等方式以維持生計。

不只是房東,他們身后的民宿平臺也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困境。Airbnb暫停了幾乎全部崗位的招聘、砍了高管的薪酬,甚至推遲了上市計劃——它本來有望成為今年最熱門的科技公司IPO。途家被曝裁員比例高達40%,途家自營20城直營業務關閉,有知情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整個自營項目已遭遇裁撤——途家自營是其“一體兩翼”戰略的一翼,此舉無異于斷臂求生。

現在是民宿平臺和房東的自救進行時,而它們所關心和關注的是,民宿行業是否會在疫情之后迎來“報復性增長”?處于將來時的行業回暖究竟何時才能到來?“危”中有“機”,只是,又有多少參與者能夠挺過“危”,走向“機”?

房東慘淡:預訂全退 失業在即

今年春節期間,杭州民宿房東太陽依然很忙,不同的是,往年是接待入住,這次是處理退訂。

太陽2018年底成為兼職民宿房東,租了3套房子,算上自己的那套,共有4處房源,在Airbnb、美團、小豬和途家幾個平臺均有展示。她介紹,疫情之前的經營狀況一直不錯,旺季像暑假、節假日和雙休日基本都是滿房,平時每月入住率也在60-70%左右。過年前一個月太陽的民宿就已訂滿,但從1月20日起,開始有房客咨詢退訂。“那天我剛生小孩,之后一直在處理退訂,到23日、24日所有的訂單都退完了,就一直沒有新的訂單。”

這期間,各家民宿平臺都推出了訂單免責取消政策。太陽告訴新浪科技,房東群里有很多房東在吐槽,本來和房客協商好退訂費用,免責政策實行后就都白費了,損失很大。“剛開始我是跟房客協商退一半,因為提早安排了保潔,平臺也要抽傭金,所以大部分客人是能夠理解的。后來平臺推出了免責取消,而且平臺不會跟你商量,說免責就免責了。我當時是不想管了,剛生完寶寶,不想再操心。”

不少房東在看到民宿平臺的免責退訂政策時都認為自己被拋棄了,長沙民宿房東半仙也有同感。半仙是有兩處房源的兼職房東,本職工作是民宿攝影師,在沒有預訂的情況下等于完全失業。他對新浪科技表示,盡管他所使用的Airbnb和小豬平臺面向房東推出了一些助力措施,仍是杯水車薪。“例如今年6月前傭金全免,但現在是零入住,有沒有訂單還不好說。”

上海民宿房東lulu目前只有一處房源,正準備看第二處,受疫情影響暫停了計劃。Airbnb推出周租月租返傭金活動后,有房客聯系lulu希望租一周。“不過3月初我們小區是不能自由出入的,也沒辦法對外租。”復工后lulu聯系上中介,將房子長租了3個月。“轉租出去后基本持平房租,相當于不虧不賺。”由于只有一處房源,lulu說自己的壓力不是很大,然而,她所在的房東群1月起就有房東在轉租民宿,甚至將家具當成閑置出清換錢。太陽也稱,現在很多房東都在轉租、退租,因為虧不起了。“我認識一個房東,他去年擴張了二十幾家,都是中、大戶型,現在很慘。”太陽說道。

半仙這段時間的心態很佛系:“只能佛系了,畢竟一點辦法也沒有。”他準備慢慢退出民宿行業,這個想法原來就有,只不過疫情成了催化劑,加快了他執行的步伐。“目前在看哪個行業比較好入手,有拍照的單子還是會接的。”

平臺艱難:上市推遲 斷臂求生

盡管具體的損失無從得知,但Airbnb中國增長負責人孔直秋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訪時表示,Airbnb客服團隊的累計工作時長突破了10萬個小時,電話熱線與社交平臺工單的數量是平時的十幾倍。“全球有近10支客服團隊連軸轉,處理房東、房客的反饋,不僅是退改,還有咨詢。”

房東的困境折射出平臺的艱難。據外媒報道,Airbnb將停止招聘及各類營銷活動,創始人暫時停薪,高管在未來6個月內減薪50%。此外,Airbnb員工還被告知,2020年的獎金很可能也要泡湯了。對Airbnb來說,這堪稱一個戲劇性的轉折,在此之前,它被視為2020年最受期待的上市公司之一。而現在,據外媒報道,其2月和3月在中國的預訂量比去年同期下降超90%,整體業務下滑超80%。

孔直秋透露,春節期間,Airbnb中國就與總部進行了密切溝通,共同探討如何制定預案,輸出經驗供總部因地制宜地借鑒和使用。但這只能為后續執行帶來參考,卻無法從根本上阻斷疫情帶來的沖擊,隨著疫情擴散至全球,Airbnb的退訂率越來越高,其內部價值已下調16%至260億美元。

一直醞釀上市的還有途家,與Airbnb一樣,途家也要面對業務上的嚴峻挑戰。近日,部分途家自營業主收到了停止業務的通知,其中稱,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途家做出戰略調整以求得更好發展,“您托管房屋所在地的途家自營業務將于2020年4月26日停止運營,不再繼續提供服務。”

途家自營于2019年4月正式推出,是途家2019年“一體兩翼”戰略的一翼,由直營和代理兩種模式組成,途家方面表示,此次調整涉及20個城市的直營業務。但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指出,并非只有直營業務,而是途家自營項目全部裁撤。“直營直接清算,代理商自主運行到合同期結束后不再續簽;裁員上至老大、下到一線員工,不過途家很仗義,按照標準賠償,6月N+1到位。”

該人士提到,“一體兩翼”其實是“兩翼”都斷了,只剩下“一體”,除了供應鏈平臺運營業務,包括自營和智能化在內的其他業務都被砍掉。“智能化這些純貼錢做的裁得最早,因為自營GMV在途家整體GMV中的占比相當大,自營的去留爭論了很久,一個月之后才出結果。”至于“一體”,該人士稱,機艙是不可能拆除的,更重要的是,途家保持獨立上市的集團內部目標不會變。

Airbnb和途家只是民宿平臺中的兩個代表,事實上,整個行業都在寒冬中苦熬。上述人士認為,這需要平常心對待,更應該看好的一面。“疫情過后民宿行業會有很大的變化,當然,環境決定了人們必須出門才能有需求,想要完全恢復,確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亟待回暖:復蘇預備 市場洗牌

現在,參與者們都在期盼民宿行業的回暖。

Airbnb針對旅行節點調整了相應規劃,孔直秋強調,短途游、周邊游、同城游會先一步復蘇,順應這一趨勢,Airbnb上線了“春季回暖計劃”。途家、小豬、木鳥短租等平臺接連開啟民宿直播,房東可通過直播分享民宿周邊游并開辟推廣渠道,這也為民宿平臺提供了新的營銷手段。

Airbnb數據顯示,今年五一小長假的境內游房源搜索量同比增長超2.5倍,暑期境內游房源的搜索量也高于同期。不過,具體到房東個體來看,復工之路漫漫。太陽的計劃是先保住房源,通過接拍攝活動、長租等保證房租的支付。“我相信等疫情過后肯定會好的,畢竟沒有競爭了。”

太陽的房子現在均已租出 圖源:受訪者

lulu也對未來充滿信心,疫情過后她還會繼續把民宿做下去。“而且這次洗牌,能少一些競爭者也很好,聽說現在個別有資金實力的還在收民宿,也是預期向好。”

洗牌的確是存在的。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今年2月1日-3月30日,我國共成立了5255家住宿業企業,而去年同期這一數字為12626家。也就是說,疫情之下,兩個月內新增的住宿企業同比減少了58.38%。

圖源:天眼查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認為,對整個民宿行業來說,疫情可以看做是“凈化器”,有助于民宿行業的“脫胎換骨”、打造更優質的服務體系。這個過程中中小平臺的壓力更大,要面臨轉型甚至倒閉的風險。而經過此次疫情,民宿行業會逐步向頭部靠攏,活下來的平臺將具備更強的生存力及競爭力。

彭韜也指出,疫情只是暫時的,行業的發展卻是長久的。民宿行業可能因此迎來大浪淘沙,市場相較此前會相對理性地去發展,這樣住宿體驗必將有所提升。從長遠來看,經歷了洗禮和沉淀的共享民宿行業,一定會迎來更加可期的未來。他同時表示,中國業務在全球的重要性不受疫情影響,Airbnb深耕中國本土化的堅定信心不會改變。

回顧歷史,旅游業是最具韌性的行業之一。世界旅游及旅行理事會數據顯示,旅游業自大型危機事件的平均恢復時間在過去二十年中逐漸縮短,從2001年的26個月減少至2018年的10個月。這一次,需要等待多久?今年被辜負的春天,明年會補回來嗎?

“一定會的,雖然我已經等不及了,但我還是要等下去。”顧蘅說道。

(文中顧蘅、太陽、半仙、lulu均為化名。)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頭條、業界資訊、熱點資訊、八卦爆料,全天跟蹤微博播報。各種爆料、內幕、花邊、資訊一網打盡。百萬互聯網粉絲互動參與,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關注。

↑掃描二維碼

想在手機上看科技資訊和科技八卦嗎?

想第一時間看獨家爆料和深度報道嗎?

請關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眾帳號:

1.用手機掃左側二維碼;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關注TechWeb。

手機游戲更多

新快赢481游泳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