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科技資訊 業界

恒大3000億造車迷霧:國能滴滴合作訂單存疑 收購案隱現神秘老友

8月9日,恒大健康(00708.HK)發布盈利預警公告,預期今年上半年凈虧損20億元,相比去年同期凈利潤2億元大幅度下滑,虧損主要是因為新能源汽車業務拓展。

新能源汽車,是恒大——這家知名中國房地產企業的新業務。今年3月,中國恒大(03333.HK)在2018年年報里著重介紹了該業務。僅從其封面圖上就能看到這個變化——右上方多了一處灰色的長方形建筑,上面印著“恒大汽車”四個醒目大字。此份年報中,恒大宣稱“已完成布局新能源汽車全產業鏈”,并表示在未來3-5年內將成為規模最大的新能源汽車集團之一。

截至7月28日,恒大及旗下恒大健康已收購或入股了9家新能源汽車產業鏈相關公司,還在廣州和沈陽兩地宣布分別投建三個生產基地。根據投中網不完全統計,恒大對這一領域的投資金額已達3036.74億元。

在這9家公司中,注冊于瑞典的“NEVS公司”顯得尤為重要。該公司旗下位于天津的子公司——國能新能源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國能新能源”)擁有在中國生產純新能源電動車的資質,并具備生產整車的能力。

也就是說,通過國能新能源,恒大得以獲得進入新能源造車行業的正式準入門票。

今年6月29日,恒大宣布其首款新能源車“國能93”量產下線。投中網發現,這款車型或許源自國能新能源自2014年就宣稱要生產的電動汽車。“國能還在講一個引進瑞典技術進到國內生產的故事。”工信部旗下的汽車產業專家智庫專家張翔告訴投中網。

對于國能新能源這一恒大造車布局的關鍵環節,還有多個謎團尚待解開。比如,此前與滴滴的訂單合作和售予股權給恒大的神秘賣家。

繼賈躍亭旗下FF公司之后,恒大造車押注的國能新能源,其目前新能源造車實力如何?

另一方面,8月12日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顯示,新能源汽車7月產銷分別同比下降6.9%和4.7%,為兩年多來首次下滑。這也是今年新能源汽車補貼大幅度退坡后,首月的產銷數據。這又將如何影響恒大新能源汽車業務?

首款量產下線車的競爭壓力

根據恒大方面介紹,國能93車型是一款基于薩博汽車鳳凰E平臺及薩博技術打造的純電動車型。

薩博汽車是一家老牌瑞典汽車制造廠商。2012年6月,瑞典籍華人蔣大龍通過NEVS公司收購了薩博汽車擁有的9-3車型知識產權以及鳳凰平臺知識產權。國能新能源及相關公司即是NEVS公司在中國的主要研發、生產平臺。

在恒大入主之前,國能新能源就已于2018年10月30日發布了其首款名為“NEVS 93”車型,并開始在京東預售。投中網發現,恒大宣布首次量產下線的“國能93”或正為當時國能新能源預售的“NEVS 93”車型。 

投中網從一國能新能源工作人員口中獲悉,此次恒大宣布量產下線的”國能93“即為去年在京東平臺預定的“NEVS93”。在京東“NEVS國能汽車官方旗艦店”中,僅有一款名為“國能汽車93”進行“預約看車”,該車型宣傳圖和參數表均標注為“NEVS 93”。

(截圖來源于京東上的NEVS國能汽車旗艦店)

在京東的預訂頁面中,對這款車型參數如是介紹:“永磁同步電機、寧德時代/三元鋰離子電池、續航≥355公里……”

張翔告訴投中網,從披露的公開信息看,國能93車型是從原來的薩博燃油汽車9-3車型改裝成了電動車,“這種技術手段是前兩年自主品牌的技術路線,比如上汽550改成新能源。”他認為:“續航達到300多公里,已經很普遍甚至稍微落后,現在很多達到了400公里或以上。”

續航能力是新能源電動車的關鍵。售價33萬~43萬元的特斯拉Model 3(2019年款),其國產版續航里程為460公里,而進口的高性能版為595公里。售價36萬~45萬元的蔚來汽車的續航里程則在420公里~510公里。

“大部分消費者比較謹慎,不會輕易去買蔚來或其他新能源汽車。而且現在新能源補貼越來越少,300公里續航的車拿到市場去賣,估計賣一輛虧一輛。”張翔如此分析。

今年3月,國家對續航里程300-400公里的純電動車補貼從2017年的4.4萬元降至1.8萬元。

中國新能源汽車廠商蔚來汽車,按照2018年的補貼政策,每一輛可獲得6.75萬元。但據《第一財經日報》報道,2018年平均售出的每一輛車虧損約80萬元。而作為全球銷量最高的新能源車型,特斯拉Model3在沒有補貼的情況下,賣出的每一輛車幾乎都在虧損。去年“瑞銀”報告稱,特斯拉電池單位成本雖然已為最低,但基礎型Model 3每賣出一臺入門款,特斯拉就要虧損6000美元(約4.2萬人民幣)。

如此來看,今年6月宣布量產下線的國能93,在性能和未知的價格上,面臨著巨大的市場競爭。

事實上,NEVS公司自2014年就開始計劃薩博9-3為基礎生產電動車。2017年12月,國能新能源稱,相關車型將于2018年6月正式量產下線。 而直到2018年年底,國能新能源獲得工信部發放的新建純電動乘用車企業生產資質。這意味著,此時其真正獲得生產和銷售新能源汽車的資格。

一接近國能新能源的知情人士告訴投中網,去年11月在京東上線預訂的國能新能源車,原定2019年4月交付,但國能方面稱因恒大投資入股而推遲至8月,近期不知為何又繼續推遲至9月。

對于“國能93”,真鋰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墨柯告訴投中網:“原來的薩博9-3已經開發多年,暫時不清楚其較之前的產品有何改進。如果改進不大,那就不一定能跟得上市場變化的需要。”

國能新能源過往合作訂單之謎

國能新能源成立于2015年6月。當年10月,國能新能源天津工廠開工建設,占地面積716畝,總投資達42億元,是當時天津市20大重點項目之一。

2017年1月,國能新能源拿到國家發改委發出的純電動乘用車生產資質。在獲批文件中,國能新能源的產能計劃得以披露:其將總投資42.67億元,達產后形成5萬輛純電動乘用車產能。在更多公開報道中,國能新能源表示該項目一期計劃年產5萬輛電動車,規劃總產能22萬輛/年。

而在此之前,NEVS公司就已先后宣布其獲得了來自中國企業的訂單合作意向:熊貓新能源、滴滴和中國華騰工業有限公司。這三家公司是在多個報道中被其反復提及的重要合作方。

2015年12月,NEVS公司稱與熊貓新能源達成25萬輛的訂單合作框架。當時國能新能源常務副總裁彭金春對《濱海時報》表示,根據訂單將于2020年前向熊貓新能源提供15萬輛經典款9-3版電動汽車及10萬輛其他車型的電動車產品及服務。NEVS官網新聞中表示,該筆訂單總金額“高達780億元人民幣”。

這是國能新能源成立后宣布的最大訂單合作協議框架。

不過投中網從熊貓新能源一工作人員口中獲悉,目前熊貓新能源平臺只提供電動微型面包車租賃,2020年前尚未有引進電動乘用車的計劃。與此同時,在熊貓新能源的官方頁面中,也并未見到國能新能源相關車型的租賃信息。

2017年12月,國能新能源還與滴滴簽署了新能源汽車采購框架協議。根據NEVS公司官網新聞稱:“滴滴預計到2020年,在其平臺運行的電動汽車將達到100萬輛,國能將作為其主要合作伙伴之一,向其提供性能優越、價格合理的高端純電動汽車。”

此后,外界一度傳出國能新能源與滴滴合作取消的消息。2018年4月,NEVS公司回復《華夏時報》稱:“根據合同,滴滴已經付款,我們的合作正在按照計劃進行。”

一名滴滴內部人士告訴投中網,國能(新能源)一直在放消息稱雙方合作,但滴滴從來沒有承認。“顧及雙方關系沒有公開否認。”該內部人士說。

截至發稿,國能新能源方面并未回復投中網對其訂單相關情況的問題。

NEVS公司的神秘股東

國能新能源在恒大造車布局中的意義不言而喻。

汽車分析師田永秋告訴投中網,恒大可能看中了國能新能源所擁有發改委和工信部發出的新能源造車資質。截至2019年上半年,只有12家企業獲得了新能源造車“雙資質”。

國能新能源于2019年正式被恒大收入囊中。1月15日,恒大健康公告稱將從一家離岸公司手中收購NEVS公司51%股權,收購價格為9.3億美元。國能新能源為NEVS公司設立于天津的重要新能源汽車生產平臺。

根據恒大健康公告顯示,出售給其NEVS公司51%股權的這家離岸公司由一位名叫“黃晧”自然人所持有。此外,關于“黃晧”并無再多公開資料。

投中網發現,一位同樣名叫“黃晧”的人士為港股上市公司中譽集團(00985.HK)主要股東。黃晧自2016年開始持有中譽集團股權。根據中譽集團財報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黃晧持有該公司13.4%股權,為第一大股東。

中譽集團主要從事礦業資源勘探開發、放債及物業投資業務。其董事會主席趙渡與許家印所在的香港頂級富豪圈“大D會”的核心人物張松橋、鄭裕彤關系匪淺。2010年,鄭裕彤、張松橋曾出現在中譽集團配售新股的基礎投資名單中。根據中譽集團2019年年報數據,張松橋在中譽集團間接持股比例為5.49%。曾公開媒體報道指出,趙渡為張松橋好友。

中譽集團還與許家印旗下恒大存在交集。根據中譽集團2019年年報,中譽集團持有恒大健康0.49%股份,并持有中國恒大集團9.5%優先票據,當時市場價值4975萬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恒大與賈躍亭旗下新能源造車平臺FF公司合作時,也出現過趙渡的身影。

2018年4月,趙渡旗下“香港時穎”向賈躍題旗下FF公司投資。根據協議,香港時穎約定三年內投資20億元,投資完成后,香港時穎將成為FF公司單一大股東(最終股權架構)。當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宣布收購香港時穎。通過此次收購,恒大正式攜手賈躍亭開始合作造車。

將NEVS51%賣給恒大健康的“黃晧”是誰?他是否與中譽集團的“黃晧”是同一個人?投中網未能從恒大方面獲得對此問題的答復。

恒大為什么造車?

根據投中網不完全統計,從2018年6月25日正式進入新能源汽車領域以來,恒大對這一領域的投資金額已達3036.74億元(剔除了投資賈躍亭旗下“FF公司”的58億元)。

(恒大造車業務總投入,投中網不完全統計)

具體而言,在動力電池方面,恒大收購了“上海卡耐基新能源”58.07%股權;在整車研發制造方面,恒大擁有了國能新能源;在終端銷售方面,恒大入股廣匯集團,成為這個國內最大汽車經銷商的第二大股東。

對此,在恒大研究院的一篇文章中稱:“恒大短時間內完成新能源汽車產業鏈閉環布局,奠定行業領軍企業的基礎。”不過,張翔則認為恒大購買的零部件公司為整車做貢獻,至少要兩三年才能完成,“就像搭樂高,但現在恒大買的公司——樂高的形狀不一樣,需要研發費,也要開發時間,才能把所有的零件裝起來。”

恒大進軍新能源造車始于其與FF公司的合作。雖然最后這一合作不歡而散,但恒大造車步伐并未被阻止。“與賈躍亭的三個月蜜月期,足以讓恒大了解新能源造車行業。”恒大一名前員工告訴投中網。

上述前員工表示,就制造業而言,造車有一定的利潤規模。而且做新能源汽車容易獲得政府補貼、拿地,也容易吸引投資人,這樣“就有新的資金進來了”。

據澎湃新聞報道,今年4月以來,恒大在天津、廣州、鄭州和南通以國能新能源汽車相關公司頻繁拿地,總金額約為21億元,土地面積約146萬平方米。此前,恒大還曾在一周內宣布分別于廣州和沈陽投資共計2800億元,建造汽車生產基地。

另一方面,隨著恒大房地產業務銷售額增速的放緩,恒大或也需要通過新業務來謀求業績增長。2016~2018年這三年,恒大的合同銷售額增速為85.44%、25.99%、17.21%,合同銷售面積增速則為75.17%、12.55%和4.25%。

進入2019年后,房地產市場銷售更是進入了慢通道。多家統計機構的數據顯示,2019年7月中國百強房企銷售額環比下跌超過20%,其中恒大下跌超過23%。1~7月,恒大累積合同銷售額增速和合同銷售面積增速已跌至-6.5%和-8.5%。相應地,8月9日恒大業績預告稱,今年上半年凈利潤將下滑49%至270億元。恒大沒有披露利潤大幅度下滑的具體原因。

實際上,恒大很早就開始尋找新的業績增長點。此前許家印曾對外表示“我們要進入的新產業新項目,將來的年銷售額也要達到幾百億上千億的規模。只有這樣,我們的多元化才有意義,才能達到戰略發展的真正目的。”

長遠來看,恒大進入的新能源汽車領域的確是一個有潛力的市場。中國現在占全球乘用車電動車總銷量的一半以上,而電動汽車仍只占中國汽車總銷量的不到5%。

許家印也坦言,汽車產業可能5-10年是幾萬億,在全世界是幾十萬億的規模,新能源汽車替代燃油車是大的趨勢,未來新能源汽車的市場是非常巨大的。

不過新能源造車需要恒大持續地大資金投入,而它當前仍面臨著較大規模的債務。

恒大2018年年報顯示,截至去年年末,短期有息負債合計為2874.37億元,而恒大賬面上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僅為1293.64億元。同時,光大證券研究所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7月5日,恒大的存續美債元債務已達178.25億美元(約1237億元人民幣),是69家在境外發行債券的房地產公司中規模最大。隨著人民幣的貶值,或將直接加大恒大債務規模。

負債經營是地產公司的常態,而融資款則是它們重要的現金流入來源。但目前,中國地產融資渠道正進一步收縮。比如7月30日,央行“點名”房地產行業占用信貸資源較多,各類銀行要轉變傳統信貸路徑依賴,合理控制房地產貸款投放。

在此情況下,恒大為什么還要選擇進入這個“燒錢”的行業?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頭條、業界資訊、熱點資訊、八卦爆料,全天跟蹤微博播報。各種爆料、內幕、花邊、資訊一網打盡。百萬互聯網粉絲互動參與,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關注。

↑掃描二維碼

想在手機上看科技資訊和科技八卦嗎?

想第一時間看獨家爆料和深度報道嗎?

請關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眾帳號:

1.用手機掃左側二維碼;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關注TechWeb。

手機游戲更多

新快赢481游泳开奖视频